温连江。

坚持不懈努力作妖

【双豹组/金黑】天真K哥在线作死(二)

✘辣鸡文笔,依然脑子有坑系列
✘飞机上码字,效率低下🌚🌚
✘严重OOC,注意避雷
✘私设此时两人已经确定关系
————————————————————

   Erik在第一时间便换上了战衣,挣开了伞绳。面庞包裹在面具中的他只感觉脸上那个唇印还火热得发烫,然而女人玩味的笑容与门外蓄势待发的瓦坎达军队让他一阵绝望。也许是瓦坎达的和平生活同化了过去几十年中Erik一直紧绷着的神经,他现在才堪堪发觉出自己仿佛是落进了一个圈套。还好面具遮住了此时Erik的脸,能够稍稍缓解他心中的慌张,若是揭下面具便可以看到Erik那仿佛黑森林蛋糕中泛着新鲜的粉红色的樱桃酱的脸色。气氛一时凝滞,只有女人娇俏的笑声还与夜店的音乐声混合着冲撞人们的耳膜。“这次交易都到了这个份上恐怕也就没希望了。不过你不解释一下吗,N'Jadaka?看来有些人好像误会了呢。”
   “误会——误会你个头!”Erik绷住脸不去看门口,即使他确定T'Challa可能几乎就要和他翻脸了——说实话,即使他处理过那么多破事,但是他还没遇见过比这更无厘头的事。
  “我也觉得你该解释解释,亲爱的堂弟。”瓦坎达的国王轻飘飘丢出一句,包裹在面具下的目光凝视着快要炸毛的金钱豹,“不然打扰了你的好兴致多尴尬。Okaye,先把那个胖子绑起来。”Okaye点了点头,朵拉护卫队便快速上前,不顾Klaw的叫喊——反正他身边也只有几个根本无法与瓦坎达禁卫军相比的保镖和几把老旧的枪型。
  “那我呢?”女人唇边勾起一抹弧度,“要是没什么事我可就先走了?”她抚平狐裘上因跨坐的动作而起的褶皱,转身从大腿根部的袜带处抽出一把MK500,很轻松地在食指上转了几圈。“别慌,只是防身,我知道这东西对你们瓦坎达人没什么用。”她将长及大腿的狐裘恰好撩到胯际,露出丰满的曲线,“再见啦,男孩子们。”
  “你怎么不抓她?她可比Klaw有用多了!”Erik褪去面罩,难以置信地发问。然而话音刚落又想起刚刚被T'Challa撞见的一幕,剩下的话顿时噎了一半卡在嗓子里,又不得不说,只好把后半句再拽出来。“那,那可是个情报贩子!”
  T'Challa看都没看他,挥了挥手让护卫队先将Klaw押上飞船,“你们先回去,告诉W'Kabi当众处决。我把后事料理完了再自己回去。”T'Challa这句话里很明显并没有带上Erik,于是在目送护卫队的飞船消失在云间之后Erik终于沉不住气了,“你干嘛?瓦坎达国王一夜之间就变成性冷淡了吗?”
  “我希望你还记得这里是美国国土,亲王殿下。按照国际惯例,瓦坎达绝对不能插手其他国家的内政。你以为瓦坎达的那么多振金和技术就真的没有几双眼睛盯着吗?”T'Challa终于直视Erik的眼睛,“你逾越了,亲王N'Jadaka殿下。”
  Erik心里一个咯噔。恐怕这次T'Challa是真的生气了。然而自己不服输的性子也并不肯承认自己做错了,更何况他是因为听到黑市上有关于黑豹力量存在缺陷的消息才不惜冒着风险为了T'Challa跑出来的。T'Challa转身欲离开现场,却被Erik仗着体格挡住了去路。梳着脏辫的男人皱了皱眉,“抱歉,我可是真没听清。你说我逾越了?T'Challa你还真是——”
  “怎么?”T'Challa并不买Erik的账。“那不光是个情报贩子,看清楚点行吗N'Jadaka?那还是个和CIA合作过的情报贩子!Ross在CIA里不可能说的上是一手遮天,如果真把Samantha解决在这儿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
  “我管他有什么后果!你清楚她都知道什么吗?”Erik被T'Challa那副依然保持冷静疏远的表情激怒了,一拳砸在T'Challa身后的墙上,“你以为我是为了谁?你的意思是我还要出去再找个女人玩两把吗?”Erik忽然俯身向前,吻上T'Challa,但那力道与其说是吻,还不如说是两人在打架。Erik试图用舌头撬开对方紧合的牙关,却第一次遭到了阻碍——T'Challa给了Erik一个响亮的嘴巴子。从Erik最爱的人双唇中吐出的,却是最令人心寒的话语。
  “N'Jadaka,N'Jobu之子,你不配做瓦坎达的亲王,”
  “更不配与我并肩。”
  错愕的表情从Erik脸上一闪而过,“不是,不——T'Challa!你犯什么毛病?我都已经追了那个情报贩子一个多月了,好不容易才把她引出来!”
  “那你就接着‘追’你的情报贩子去吧,行吗?”T'Challa再一次不耐烦地拍掉了Erik的手,“我在瓦坎达皇宫等了你一个月,然后你现在和我说这一个月你都在等那个皮肤白皙身材又好的姑娘?真是抱歉,Erik,不管你做什么都别再把瓦坎达搅和进来了,更别把我拉下水。”
  “T'Challa!你到底发什么疯!我错了不行吗?你甚至都没问过我去找她的原因就这么随便污蔑我?你到底还是不是我的——”
  “你的?”
  “不,Erik,让别人去叫你N'Jadaka好了。”
  “你不觉得爱得累么?”
  “我们分手吧。”
  T'Challa轻飘飘的一句话好像瞬间在两人之间筑起了一道无法打破的城墙,Erik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人,只感觉他此时无比陌生。
  “T'Challa,你真是疯了。”
  “行啊,以后我再也不回瓦坎达了,你也永远别再来找我了,行吧?”
  “这样最好。”T'Challa轻轻颔首,转身走出了夜店,沉重的金属大门阻断了T'Challa的身影投射在地面上的温度。
  Erik呆呆地看着门合上,短促地笑了一声,猛地推翻了手边的一张桌子,纵使玻璃碴子划破了手也好似全无知觉。酒瓶疯狂地炸裂,鸡尾酒混合着鲜血与过去的爱恋,在斑驳的地面上混合出晶莹的色彩,好像人鱼在泡沫中留下的泪痕。
  T'Challa沉默地回到自己的飞船,Shuri早已在等着他了。当飞船舱门合上的一刹那,Shuri仿佛听见了自己哥哥的一声啜泣。她斟酌了一下,“其实……他参战也不会出事的啊。我知道你是要保护他但是他跟你的实力应该也差不——”
  “别说了Shuri,你不会明白的。”T'Challa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低叹出声。“把警报打开吧,也许灭霸真的就要来了。”
  “很快吗?”
  “很快。”
  “那……你还爱他吗?Erik?”
  “你这不是废话吗。”T'Challa苦笑一声,
  “我宁愿他对我再无挂念,”
  “也不愿意他因为看见我的尸体而心碎。。”
  “我爱他,正如游鱼仰望飞鸟。”

【双豹组/金黑】天真K哥在线搞事

✘十分欠揍,无脑开篇,有人看就接着写。
✘重度OOC,全篇智商不在线。
✘自己也不知道会不会虐,但是脑残是一定的。
✘非常短小!!真的非常非常短!!

——————————————————————
“你打了一个必输的赌。Klaw,这账你可算的不划算。”
  边上开怀大笑的男人几乎趴到了地上,不知有什么笑话把这个军火商逗得如此开心。“Erik——你可真是可爱。”Klaw饮了一口杯中的酒,拍了拍Erik的的肩。“‘你家那位’知道你出来找我吗?”Erik没有说话,斜瞟了一眼旁边的军火商,又引来对方的一阵大笑。“Killmonger现在也开始受限制了?”
  “别扯淡,Klaw。现在你本来应该包在裹尸袋里的。”
  “是是,所以我还要感谢你?”军火商骤然抽出一把匕首抵在黑皮肤男人的颈间,呲了呲自己带有黑斑的牙齿。“你可想好了,小Erik,这件事情可能连瓦坎达族人——不,他们一定不知道,你还这么对我?”
  “反正你只是个中间人,再说我也不光是为了他。我自己体内也有黑豹力量。换个角度说,我现在杀你,——”男人伸手握住了刀尖,劣质金属在男人的力量施压之下崩裂成碎片。“易如反掌。”
  “对对,伟大的Erik可不会在意我这么个老头子,可那位小姐的话你总该着耳朵听听吧?”
  Erik甩了甩手,鲜血从指缝滴了几滴下来,被他不在意地用卫生纸抹去。“那你可得看是谁。”
  “喔,那可是位贵人。”军火商夸张地大笑着,给手下打了个手势,一众喽啰们立即掏出枪对着人群,人们吓得惊叫起来。“别慌,先生们和女士们,我们只是暂时征用一下——所以现在,请你们套好衣服然后扭着屁股滚出去行吗?谢谢合作。非常好——谢谢。”他佯装礼貌地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然后掏出手枪往夜店房顶上来了一下,人群像受惊的小鸡仔般争先恐后地涌出夜店。“安静啦。”军火商裂了咧嘴,男人手中酒杯上沿轻轻触唇,“疯子。”
  “你不喜欢吗?”细跟高跟鞋轻踏金属地面的声音从二楼顺着空气与酒雾传至一层每个人的大脑中。细长的雪白脖颈裸露在空气中,包臀裙很好地凸显出了女人的身材,白色狐裘在夜店那依然花哨的灯光下变换着不同的色彩。白皙而富有弹性的腿慢慢伸展,宛如蓄势待发的母豹。“我可是对你很感兴趣,Erik ‘Killmonger’ Stevens.”她从盒中挑起一只哈瓦那,纤手修剪雪茄,如同对待一件艺术品。她将雪茄掠过红唇,轻轻吐出一阵带有独特香气的烟,伸手将挡在眼前的烟拂开,“Samantha.”
  Erik有些不爽地盯着面前的女人。“抱歉姑娘,现在我不随便带人上床了。”“喂,Killmonger,你可别搅了我生意,这位小姐可是专程过来找你的。至于我——我还等着这笔钱去圣多美度个假呢。”Klaw有点不满,毕竟他还等着钱赶紧赚下一笔。Erik当然不鸟他那一套。“关你屁事。”
   “你太心急,Uri.”Samantha笑了笑,“今晚没那么短。Erik又不是不通事理——”她一挺身便坐上了Erik的腿,胸前的浑圆不断触碰着Erik的胸肌。Erik一脸厌恶地想摆脱女人的缠弄,却发现双手不知何时已被捆了个结实。“550?”Erik眉毛一挑,“妞儿,你到底要干嘛?你要就想在这儿上了我,估计还费点劲——嘿!你干嘛!”Samantha伸手解下Erik的皮带,撇了他一眼,忽然笑了起来,俯身在Erik脸上落下一个唇印,“怎么,你以为我要在这办了你吗,N'Jadaka?”
   几乎是与此同时,夜店的门被哐地踹开,被包裹在黑色战甲中的男人愤怒的吼声,夜店中依然嘈杂的音乐声与瓦坎达军队长矛与地面接触的声音混合到一起,让Erik只想拆了这里然后找条地缝钻进去。三生有幸,他觉得自己可能是第一次听到堂兄骂人。
    “N'Jadaka!你个混蛋给我滚出来!”
    操了。
    这是天真单纯的Killmonger此刻心中唯一的念头。
 

码一个脑洞

✔私设一大堆,应该会写出来,但是开学了我也不保证……
✔渣文笔,写个脑洞都这么费劲。
开头是19世纪的Luci和Gabe。
前半部分带一点点的“傲慢与偏见”AU,虽然自己觉得不算吧……L和G两个人彼此都看对方不顺眼。私设
G的家庭不算太富有,父亲挺明智的,但是母亲就很叽叽喳喳,像那个时期的贵族女性一样。弟弟是Cass,挺聪明的小脑瓜但是总想不明白挺多事情,受了欺负也忍着不和G说。等到家里千方百计地把Cass送进贵族学院是,上流社会中就有一些关于Cass的子虚乌有的绯闻流传,可能会对Cass产生影响,而始作俑者是地狱王子。G就很愤怒,去找地狱王子让他澄清流言,地狱王子就对G说是L让自己传的话。
         L的家族挺富有的,在上流社会也很知名,但是家庭纷争不断。大哥是麦扣,二儿子就是Luci,小儿子是Raphael(不过这里真没他啥事)。麦扣和Raphael一条心,就和L争家产,老爹也管不了(好像老爹一直都管不了bushi)。地狱王子确实是Luci的跟班,但是私设是麦扣安插进来的,所以一直在诬陷Luci。Luci其实早就发现了,就是无从下手来除掉他,这次就借着这个机会来把家产争回自己手里。但是Gabe不知道啊,就在一次聚会上和大家讲了,当然也不算有意抹黑Luci,但是确实非常气愤,而且那时候还以为事情是Luci做的。当他讲完的时候,Luci正巧进入会场,然后,emm…两人的第一次会面当然不是很友好。Gabe当众质问Luci,甚至还将自己的怀表摔到了地上 ,麦扣唇边浮起一抹冷笑,Luci只是淡淡地撇了一眼Gabe。Gabe很生气,提前离开了会场。
        Gabe家里虽然不是很有权势,但是祖上也曾经显赫过。逼着(虽然不一定起了多大作用)地狱王子消除了流言的负面影响后,才发现Luci家争家产的问题已经闹得满城皆知。涉及到现任家主卸任,两个儿子夺权及伦敦(私设地点……。)今后经济发展动向(Luci家把持着经济命脉)的问题,Gabe很气恼地发现自己必须要做出选择。这时Gabe的父亲已经不怎么管权(后面会说),他的母亲希望能加入麦扣阵营一方(因为看上去确实那边很占优势),但是Gabe对于麦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做法很是厌恶。但同时Cass的事情也带给他困扰,这时他还认为Luci是个傲慢而对人带有偏见的上流社会公子哥,一直心存芥蒂。但因为家族合作及上流社会的聚会等缘故,两人的会面也日益频繁。Gabe一开始还非常抵触,但在Luci不动声色地帮他解决了许多焦头烂额的生意问题后他开始转变对Luci的想法。同时在贵族学院上学的Cass也给他写信,这时Gabe发现了一些端倪来证明是麦扣暗箱操作,但他难以置信这一切的事实。他并未想到家产之争会引来这么深的黑幕。
      视角转到Luci。
      两人第二次重要会面。Gabe表露出也许可以帮助Luci的意思,如果有了Gabe的帮助Luci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改变局面从而操控大局,但是Luci无法确定这是否是麦扣设下的圈套,质问Gabe为什么选择自己这边而不是更具优势的麦扣。Gabe犹犹豫豫地说选择相信Luci,却被Luci一句“你不该相信我”怼了回来。
       这时麦扣觉得纷争持续的时间已经够长的了。于是他决定策划一场“不成功的暗杀行动”,只是让Luci重伤,不会死亡,但可以放弃争夺家产的权利。然后就balabala关于行动,就在刀即将刺上Luci胸膛的时候,Gabe为他挡了一刀,Luci用非常难以置信的语气又一次问Gabe为什么选择他,这时Gabe其实已经弄清“Cass事件”的真相了,躺在Luci怀里,上气不接下气但是面带笑容地告诉他,
        “我相信你啊。”
        老魔王觉得自己恋爱了。(并不是)
        Gabe伤好之后,两家正式喜结连理,呸,开始合作。其实Luci已经酝酿了很长时间,在Luci这边猛烈反扑及大幅度秘密策反下,麦扣那边很快就宣告不支。在两人的第三次重要会面,也就是Luci正式宣布继承家产的聚会上,Luci邀请Gabe跳了一支舞。舞毕,两人悄悄地登上了教堂的钟楼,在月光下ggusoakgyl之类的,大家都懂。此时形式一片光明。
        你们最爱的反转在这里。
        突然出现的地狱王子(也不知道这傻帽为的是啥)将Gabe推下了钟楼,然后麦扣出现宣布正式与Luci决斗,两人就在钟楼开打,围观群众吃瓜的吃瓜,喝水的喝水,最后以麦扣坠落为结尾,Luci赢得了掌声,赢得了财富,如果他想,什么都能得到。
       可是Gabe不在了,再也没有爱他的人了。
       他站在钟楼边上,握着两人第一次见面时拾起的被自己爱人遗忘的怀表,也跳了下去。
       跳下去的时候听到有声音在喊。那是Gabe的声音。
       “醒来吧,bro.你我都知道那就是个梦。”
      那真的是一个幻境。现实的地狱王子不知道磕了什么药,强得不像话,打晕了Luci,即将要用大天使之刃杀了Luci,自己称王。这时手下报告Gabe消失,Luci恰好醒来,看见大天使之刃,顿时明白面前的这个穿着白西装的ggiaobhuslmabl动了自己弟弟,被压迫的力量终于爆发。Luci终于不再靠着获取其他天使的能量来补给自身,他是光耀晨星,也是恶魔之父,(二话不说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迅速掌控了自己应得的能量。
       此处是一些大场面描写,如果我会把这个脑洞写出来的话。
     balabala…
     嗯,然后干掉了地狱王子。
     Luci看着掉落在地还带着余温的手铐,竟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Where are you?
我们都是罪人。违背了父亲的旨意。
你清楚,我也清楚。
只有我们清楚。
and I will find you.

对不起我占了tag……
我,曾经,也是混迹耽美数载的人物。
直到今天我搭上了这艘大船。
从此告别耽美。
啊啊啊他们俩真的是太棒了啊!!快去结婚快去一起统治银河系啊!!怎么可以这么有好嗑的cp!!我就住这个坑里了!不出去了!!

我知道原来可能有很多太太都推荐过了这个视频,但是我还是想再推荐一遍……个人认为神夏的魅力并不在于多么引人入胜的推理,而在于能让那些或多或少与大众社会有些不同的人们找到一些归属感。这个up主简直剪视频剪到心坎里去,上个月我颅内压过高跑到医院吐血的时候我发小还在问我能不能在寒假回来的时候给她和她那个高中考试平均分才两百多的“男朋友”弹首钢琴曲……我何苦呢?明明想过好多次放手,但是就是怎么也放不下。大概人都是轻贱的。
其实我也是蛮羡慕sherl的……S4最后的时候John又回到他身边了,但是现实里有些人可能永远也找不到自己的John了。
/占tag致歉。

跟风给大家送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表白啦!结婚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瞑目了!!我我我我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说什么!我我我我激动的我我我我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占tag发牢骚……高中狗被母上大人收了手机不让看小说,今天悄咪咪看了两眼高兴得要死,结果母上大人可能是发现了吧就非得要考我课后知识点,就是对联那种的,然后就……
“xxxx(问题)”
我:“xxx(回答)”
我妈:“怂花掉马”
我:“今天更新”
喔,暴露了。
老妈的微笑。
忽然尴尬。
妈妈你在逗我吗。
为什么这么大佬。
还有,我现在该怎么办。
痛并快乐着。
我TM??

老咸鱼出世。我又来了。
就是个脑梗,先写这么一段看看效果。大概就是这两个家伙是发小,师家算是比较穷,完喽吧黑水家是开公司的,一开始敲有钱就供着黑水上学,隐藏的有钱人,但是后来一部分把柄被无渡在的公司抓上了(说白了就是个商业问题),无渡也知不道那是黑水家公司,为了青玄直接上去就黑了人家商业机密结果黑水家一下子就跌倒了谷底,黑水那个心窄,就开始笼络人脉直到最后展开报复,结果发现……
以上是一部分大纲,别的我实在懒得写了,求轻打……
我就试试,情况好了我再接着写。[允悲]
还有,今天怂花为什么还不表白。bu)

跟小孩子偷几张纸悄咪咪开个坑hhh
还是手写有感觉✔

被水淹没不知所措。
这是我想的那个蓬帕杜夫人吗??
《博物馆里的神秘花园》又名《Doctor带你看名画》(大雾